您好,欢迎来到宸采购!
长袜盲盒涉虚假宣传 泡泡玛特被罚20万
      更新时间:2021-12-08   点击:292  

来源:北京商报

近日,泡泡玛特的SKULLPANDA系列长袜盲盒因虚假宣传被罚款20万元。其“产品信息”一处宣传“面料:棉97% 氨纶3%”等作为表述,但经查,该商品实际面料成分含量并未达到其宣传标准。产品质量差并非个例,北京商报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看到,与泡泡玛特相关的投诉高达6232条。对此,业内人士指出,消费者往往更关注盲盒的稀有性和IP,质量、材质等问题在购买时容易被忽略,但质量作为产品的立身之本应是品牌方关注的重点。

面料成分含量未达标

近日,泡泡玛特的一款单双售价79元的长袜盲盒因虚假宣传被罚款20万元。据国家企业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泡泡玛特旗舰店”销售的商品“SKULLPANDA熊喵热潮系列潮流袜个性长袜盲盒”,宣传详情页面“产品信息”一处表述为“面料:棉97% 氨纶3%”,经查,该商品实际面料成分含量并未达到其宣传标准。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规定,对其商品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或者通过组织虚假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的,由监督检查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一百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可以吊销营业执照。因违反这一规定,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责令泡泡玛特停止违法行为,并罚款200000元。

12月7日,该事件激起了不少舆论的关注,在相关视频下有消费者评论称,“早就该查了,买的瑕疵品好多”“20万罚得也太少了”。北京商报记者浏览泡泡玛特旗舰店发现,该商品仍然在售,且有消费者评价长袜质量称“含棉量低,一般般”。

对于目前所售产品是否仍然没有达到宣传标准,以及真实的成分含量等问题,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客服人员表示核实后会进行反馈,但截至发稿暂无人回复。

对于上述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也联系了泡泡玛特品牌方,但截至发稿对方暂未回复。

产品质量屡遭质疑

在拆开包装前无法一睹产品“真容”的泡泡玛特盲盒,实际上产品质量一直受到消费者质疑。北京商报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中看到,与泡泡玛特相关的投诉高达6232条。

其中最近一条投诉编号为17355826258的消费者表示,“商品拆开后发现多处质量问题。12个盲盒里有5个存在不同程度瑕疵品,质量极其劣质,且商家承认产品有质量做工问题,但处理上一拖再拖”,这条投诉配有消费者与泡泡玛特客服的聊天记录以及产品瑕疵图片,目前显示已于11月16日处理完成。

实际上,作为中国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借助Molly等知名IP,在上市初期的确曾取得过耀眼的成绩。2020年12月11日,泡泡玛特在联交所主板上市,开盘涨100%,报77.1港元,总市值达1065亿港元。

然而截至发稿日盘中,泡泡玛特每股报价48港元,市值约686.9亿港元,与曾经的千亿身家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除了产品质量遭到质疑外,泡泡玛特知名IP的“吸金”能力也出现了下滑。据泡泡玛特上市后的首份财报显示,泡泡玛特2020年来自Molly的收入为3.57亿元,占营收比为14.2%;上年同期来自Molly的收入为4.56亿元,占比为27.1%。从收入来源看,泡泡玛特2020年来自Molly的收入下降了1亿元。

据泡泡玛特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此次因虚假宣传被罚款20万的新晋IP SKULLPANDA,销售表现亮眼,贡献了1.83亿元收入,占比为10.3%,而Molly和Dimoo占比分别为11.5%和11.6%。

重营销不能轻质量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盲盒用户购买产品考虑因素分析》显示,品牌和外观是盲盒用户购买的首要考虑因素。数据显示,有超过六成的用户表示会根据品牌和外观来选择盲盒。

相较之下,盲盒产品的质量往往在购买时是消费者容易忽略的问题,但质量作为产品的立身之本实际上是品牌方应关注的重点。“消费者本身对于盲盒里物品的材质并不敏感,而是更关注盲盒的稀有性和IP展示与结合形态,但材质类问题仍会对品牌形象产生一定影响。泡泡玛特此次因虚假宣传被罚实则是给品牌方敲了警钟,此类事件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发生,否则品牌在消费者心中的认可度就会呈指数级下降。”网络营销专家张书乐认为。

文化产业专家向凯同样认为,“泡泡玛特虚假宣传事件,对于品牌形象来说确实产生了很大的负面作用。通过被罚的消息,也拆穿了盲盒领域部分商家重营销轻质量的宣传手段”。

他进一步指出,“盲盒与普通商品相比,具有很强的信息不对称性,消费者只能依靠商家的广告宣传来选购。加之在购买前无法试用、试穿,甚至无法看到产品实际情况如何,这也就加大了消费者拆开包装后发现有瑕疵、二次销售甚至不符合国家相关标准等问题的风险”。

“泡泡玛特目前实际上正在让自己的定位升级,从潮流玩具变成潮流文化,试图重构自己的定位,即从玩具变成一种文化载体。但在做大做强的同时,更应该严把质量关,才能继续在潮玩领域守住一席之地。”张书乐表示。

北京商报记者 赵述评 蔺雨葳